【回顾】青岛黑老大聂磊案调查:10年屡犯大案却不留案底(5)

犯罪学专家告诉本刊 警察切忌“近墨者黑”

本刊记者 孙夏力

“离你的朋友近些,但离你的敌人要更近,这样你才能更了解他。”这是美国著名的黑帮电影《教父》中的一句台词。如今中国频频爆出的警匪勾结案件,似乎在不断地印证着这句话。不过他们越走越近的原因,并不是为了更了解对方以便将其制约和制服,而是为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学研究所所长王顺安教授,接受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专访,深度剖析了中国警匪勾结的根源。

环球人物杂志:黑社会究竟是怎么产生的?

王顺安:黑社会并非中国特有。上世纪初,美国学者伯吉斯提出了“同心圆”理论。他以芝加哥为例,将一个城市从内到外划分为5个同心圆区域:圆心是中心商务区,是城市商业、社会活动、市民生活和公共交通的中心;第二环是过渡区,是衰败了的居住区,过去曾居住着富人,但随着城市扩大,富人逐渐搬出,逐渐成为贫民窟或低档的商业服务设施,也是城市中贫困、堕落、犯罪等状况最严重的地区;第三环是产业工人等低收入群体的居住区;第四环是中产阶级居住区;最外围则是富人区。

5个区域中,第二环最容易产生黑社会。它是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个过渡区域,在由居住区向商务区转化的过程中,功能模糊、管理混乱。这里的人很穷,文化水平低,被社会边缘化。于是他们联合起来,形成了自己的亚文化群体,这样就产生了黑社会。

环球人物杂志:警察和黑社会,本应该是猫和老鼠的关系,是天然对立的。可为什么在现实社会里,这种关系却扭曲了?

王顺安:在人们的观念中,警察是白,黑社会是黑,这是毫无疑问的。但现实却不可能这么黑白分明。尤其是当一个市场经济社会正处于城市化进程中时,警察和黑社会的关系就更加复杂。原因主要有4点:

首先,随着时代变迁,一个城市的发展常常会出现警力跟不上的情况,一些地方就会出现公权力无法涉及的死角。这种情况下,为了打击犯罪,也为了自己业绩的需要,个别警察常会借助黑社会的力量,有时是请他们成为“线人”,为警方提供情报,有时则是利用他们在这些地区的影响力,维持秩序。

其次,黑社会不同帮派之间竞争非常激烈,他们也会反过来寻求警察的支持和保护,以此增加资源、扩大地盘。

第三,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这种相互利用的关系必然会牵扯到经济利益。警察的待遇不算高,而黑社会又能提供巨额金钱,很容易被收买。而一旦有了利益纠葛,他们的关系就有了经济纽带的制约,更加分不开。

第四,根据环境犯罪学的理论,警察在与黑社会的不断接触中,容易发生角色错位的情况,自己逐渐开始犯罪,也就是所谓的“近墨者黑”。

环球人物杂志:您的意思是说,在一些地区,存在着“黑白共治”现象,对此您如何看?

王顺安:我们的态度很明确,红色社会不能容忍“黑白共治”。但在一个社会的城市化进程中,某些场所可能会经历这样一个时期。比如聂磊案所在的青岛,是一个港口城市。历史上,港口城市都是人口结构比较复杂的,而且很多海员出海几个月回到陆地,会急于在这里找些乐子。所以,港口城市总与俱乐部、赌场、红灯区这些娱乐场所分不开。比如著名的港口城市——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就是世界最大的“性都”。

青岛的娱乐业也非常发达,啤酒城、夜总会、歌厅都很多。这些场所鱼龙混杂、秩序混乱,容易拉帮结派,即便不涉黑,也会产生行业老大。这些人在业内很有分量,说话管用,有些让警察都很头疼的问题,他们很容易就能解决。所以在警力不足的情况下,警方会希望通过跟这些人的合作,来维持娱乐场所的稳定。

当城市化进程到达一个比较成熟的阶段,社会实现了有序管理后,黑社会就会遭到打击。像青岛警方这次能重拳打击聂磊团伙,就是响应公安部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号召,学习了重庆的打黑经验,下决心铲除了这个黑社会集团。

环球人物杂志:全世界都有黑社会,也都存在警匪勾结的现象,中国的警匪勾结又有哪些特殊的生存土壤?

王顺安:首先,中国的城市化属于后发型、赶超型,即起步较晚、发展较快。这样,不仅无法回避城市化进程中的各种矛盾,还因为发展速度快导致矛盾叠加,这就形成了黑社会产生的大环境。

其次,城市化过程中出现了大量的失地农民、外来务工人员、暴发户等,其中一些人价值感不强,敢于搏命。这些人构成了黑社会组织的基础。

第三,中国经历了很长时期的农业社会,所以即便在城市,也有很厚重的农业社会文化。这种文化的一大特征就是愿意拉帮结派,需要在组织中寻找认同感,黑社会自然产生了。

第四,我国社会的一些官本位现象比较严重,官方权力很大,黑社会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们更希望能在官方找到靠山,作为执法系统的公安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第五,我国的警察待遇较低,容易被收买。虽然我们讲究道德、自律、党性这些基本原则,但也有一些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经不住诱惑。

环球人物杂志:该怎么治理警匪勾结现象?

王顺安:黑社会的规模越大、警匪勾结的程度越深,铲除它的难度就越大。所以,提前预防、打击苗头才是最好的办法。另外,要大力宣传打黑成果,让人们知道,红色社会是最不能容忍黑恶势力存在的。

最终,还是应该建立起一套警察监督管理制度,以及提高警察的待遇,让他们安心执法。同时,必要时还应该出台警察的财产申报制度,对其家庭成员在娱乐场所等地方任职给予限制。只有控制权力、制约权力,才能让权力免于受到侵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