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亮相十艺节

《四世同堂》剧照(资料图)

10月21日晚,国家话剧院的十艺节参赛作品《四世同堂》在青岛市人民会堂亮相,这部老舍的名著曾两次被改编成电视剧,却是首次搬上话剧舞台,由著名导演田沁鑫执导。当晚在青岛的演出座无虚席。话剧一开场,说书人就“临场发挥”,称“这里离老舍先生的故居很近,我们回家了”,当晚的演出场地距骆驼祥子博物馆仅有约二百米,青岛女婿辛柏青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每次回青岛都感觉特别踏实。

说书人改台词演出场地紧邻老舍故居

作为老舍先生留给后世的一部文学经典,《四世同堂》犹如一幅老北京风俗画卷,既生动反映了战争时期的众生面貌,更饱含了对北平古都沦陷的丰富情感,是老舍作品中观众认知度和情感最深切的作品之一。这部作品诞生以来曾两次被改编成电视剧,却是首次搬上话剧舞台。

雷恪生、秦海璐、辛柏青和朱媛媛等许多明星都曾加入到这部话剧的演出中,当晚,观众只见到了辛柏青的身影,但依然无损这部戏的号召力,现场座无虚席,还有不少市民徘徊在会堂外面期待能得到一张入场券。该剧的执行制片王谦说:“现在一些话剧制作海报时 ,都会刻意把明星的头像放上去,我们这部戏从来没这样过,这部戏最大的明星就是老舍先生。”

话剧《四世同堂》用了一个说书人的角色串起三幕故事,演出一开始,说书人就说:“这里离老舍先生的故居很近,我们回家了!”王谦告诉记者,该剧几乎演遍了中国的所有省份,但“回家了”这样的话,除了北京,以前从没在其他地方说过,人民会堂距离黄县路上的骆驼祥子博物馆仅有约200米,能在距离老舍先生故居如此之近的地方演出他的作品,演员们都觉得格外有意义。

田沁鑫新京味巧妙用黄包车展现时局

这部话剧的导演田沁鑫是名著改编高手,曾将萧红的《生死场》、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等名作搬上舞台,当晚田沁鑫并没有来青岛。但王谦告诉记者:“今晚是我们这部戏第182场演出,团队已经非常成熟了,导演在与不在,演出效果都是一样的。”

田沁鑫的作品中往往荡漾着传统精神与游刃有余的现代艺术手段,经她改编的话剧《四世同堂》充满浓浓的老北京风味,为了让舞台贴近当年的生活,田沁鑫专门找人仿制了当年的黄包车、旧家具。王谦告诉记者,话剧的一大创新是用黄包车来展现那个动荡的年代,“黄包车是我们这部戏中非常重要的道具,几辆黄包车不时在舞台上或急或缓地旋转着拉动,让舞台立刻显得动感鲜活,也更容易给人一种代入感。”

老舍的原著跨越八年抗战,话剧则只能浓缩成夏、秋、冬三幕,并用一个说书人的角色串联全剧,舞台设计也非常巧妙,小羊圈胡同三家人门内门外的世界都可以自由开合,虽是同一布景,却能出现很多丰富的变化。

辛柏青演反派回到青岛就觉得很踏实

由于朱媛媛忙着拍戏,并没有回青参加《四世同堂》的演出,辛柏青20日晚还在上海演出了田沁鑫执导的另一部话剧《青蛇》,当天深夜才抵达青岛。他告诉记者,虽然并不常回青岛,但每次来这里都觉得心里特别踏实。

辛柏青在剧中突破了以往的儒雅形象,饰演卖邻求荣的冠晓荷,他一出场就将人物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深色长衫刻意露出白色的袖口,油光水滑的大背头,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北京大爷的神气,一句“嘿,打起来了!”的台词,将他幸灾乐祸的心情表露无遗。时而得意讲风度摆派头,时而势利圆滑两头哄人,时而惊慌失措一副怂样,辛柏青在整个演出中,将角色丰富的个性都展现得惟妙惟肖,充满讽刺和幽默感。谈及角色时,辛柏青说:“我心目中的冠晓荷并不是彻头彻尾的坏人,所谓坏,只是在当时的年代和历史背景下,产生的心理和言行上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