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爱心妈妈”捐款 挽救生命奇迹(3)

困境

每天两三千的治疗费,难住打工的父母

“即使最后治不好也不能后悔。”家人说花多少钱也不放弃

袖珍女婴出生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但孩子的父亲万建浩只能通过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外的闭路电视才能看到孩子的情况,“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真正见过孩子一眼,如果想照一张孩子的照片,也只能通过护士把手机拿进去,”万建浩无奈地对记者说。

“每周二、周六我会到医院看孩子,有时候双方母亲在一起,我就跟他们讲,你看孩子的手抓得多好,腿蹬得多有力气,孩子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让两位老人放心。”万建浩对记者说,这已是妻子第三次怀孕了,前两次都是因为流产没能保住孩子。“因为是先天性的习惯流产,因此再怀孕也很可能保不住,所以这个孩子无论花多少钱我们也不会放弃。”

“即使最后治不好也不能后悔。”万建浩对记者说,孩子刚出生时有人曾劝自己,即使几万块花出去了,孩子也可能没了,但自己表示,十几年后不能追悔因为当初为了几万块钱而放弃了孩子。

半年前,这对90后小夫妻来到南京打工,双方家里都在农村,并不富裕。而合伙开火锅店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了几万块的债务。“本希望生意能蒸蒸日上,但半年下来,除去房租,也没挣多少钱,生意不好,打算明年把火锅店关掉的。”

然而,祸不单行,孩子以这样的方式出世,让夫妻俩又背上了沉重的治疗费负担。

同仁医院新生儿科主任医师赵洪宁对记者说,袖珍女婴出生一个多星期,每天都要花费两三千的治疗费用,就算治疗顺利的话,至少也需要十几万的费用。这让这个贫困的家庭一筹莫展。

爱心南京市民

让90后父亲热泪盈眶

南京爱心妈妈群申请万元补助 还在网上发帖号召捐款

“矿泉水宝宝”的情况,在网上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很多南京人纷纷前来献上自己的爱心,其中一股力量来自“博爱之家南京爱心妈妈群”。几天前,爱心妈妈群里的爱心妈妈汪婷在医院偶然得知了袖珍女婴的情况,便将情况告知了群里的妈妈们,管理组紧急讨论后紧急介入,决定与坚强的孩子一起,续写生命的奇迹。

爱心妈妈马作为对记者说,群里的两位妈妈赶赴医院进行了核实,在详细了解了孩子的救治情况后,决定向孩子伸出援手。“现在已经向群基金申请了1万元补助,加上孩子家长的账户余额等,只能支持两三周时间,长期以来还存在缺口。”马作为对记者说,这个孩子让人看了心疼,她那么小,全身通红,看了很揪心,爱心妈妈们想在孩子最需要的时候雪中送炭,以解燃眉之急。“因为孩子属于极小早产儿,生命体征稳定后,即便出了ICU,将来康复费用仍是一笔不太好预估的费用。”

“这个孩子太特殊了,她那么小,只有一瓶矿泉水那么重,其实我们心里也没底,不知道孩子的情况到底会怎样,希望能与孩子一起努力,克服困难。”马作为说,面对这样一个柔弱到我们甚至不敢去触碰的生命奇迹,我们没有理由去让她孤军奋战。“再弱小的生命,也终有慢慢强大的一天,挺过这一关,孩子,你的前方将会海阔天空。”

爱心妈妈给予了袖珍女婴一家强大的精神支持,目前爱心妈妈群也在网上发帖,号召大家为矿泉水宝宝捐款。这一系列善举,让90后万建浩感动得热泪盈眶。

不少人来医院,塞了钱就走 父亲要给好心人写欠条,可谁都没要

矿泉水宝宝顽强的生命力也让南京很多市民为之感动,为了帮助这个可怜的小生命,热心市民纷纷慷慨解囊,已经为女婴捐助了两万四千多元的治疗费用。女婴的父亲万建浩非常感动,表示愿意给每一个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的好心人打下欠条,但是没有一个人拿走欠条。

万建浩对记者说,这几天,有不少人来到医院找到自己,塞了钱就走,还有人发短信要银行账号直接打钱,大家的爱心让他很感动。万建浩对记者说,“昨天有一位年轻的妈妈来到医院收款台前,为女儿的医疗账户存了2000元钱,医护人员希望留下好心人的姓名与电话,这位妈妈却说什么都不肯,最后勉强留下了一张侧面的照片。而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并不在场,是事后医护人员告诉我的,我真是无以为报。”

就在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之前,万建浩还收到了一位城管阿姨寄来的包裹,里边有阿姨给“袖珍女婴”买的许多衣服与日用品,同时还将500元钱打到了万建浩的账户。同样,并没有留下姓名。“南京一家电力企业还募捐了一万元,给我送到医院来。”万建浩对记者说,自己执意写了欠条,但是他们都没有拿走。

万建浩说,不管好心人的捐款是多是少,哪怕是电话中的一句问候,都是对他们夫妻莫大的鼓励。他说,“好心人的心意让我们夫妻很感动,爱的力量让我们更加坚定了信心,我一定会做一个好父亲。”

目前,万建浩夫妻已经收到近二十笔善款,他们非常感谢南京这么多好心人的帮助,他们也希望通过扬子晚报向那些不知道姓名的好心人道一声谢,愿孩子能够早日渡过难关,愿希望爱心能够延续下去!